股市已进入风险偏好向上通道中,现在是国运时代

“今天这个形势可以看到,一句话,国运。但是这个国运不是老天赐给我们,是我们干出来的。”

“今年结束以后,中国的(经济)体量是美国的75%,15年以后美国是我们的75%,这是一个历史的时刻。”

”(蚂蚁延迟IPO)在公众的脑海里面,可能那个剧本是因为马爸爸在外滩一不小心,一冲动的演讲,一炮轰了一炮,最后炸着了自己,这不可能。马爸爸是多聪明的人啊。

所以我讲是雷霆万钧之势,犂庭扫穴,三大战役,一气呵成。

你看看那个反垄断的征求意见稿,就是那个几天时间能出的来吗?不可能的事情。

……就是领导的那4句话,

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,

借钱是要还的,

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,

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这对于中国股票市场来讲是利好, 房地产垄断、刚性兑付……现在你打向它们,解放的是什么?

解放的也是中国的竞争力量,事实上也是中国的效率,这些东西都将反映在中国的股票市场、中国资本市场的风险上面,就是风险偏好。“

“国家最清楚两个国家最核心利益的交换,不是那些买多少大豆,买多少农产品,多少天然气,最核心的地方,最终都要落到两国货币价值。”

“中国经济转型的过程就是一个踩着刹车下坡的重卡,而且重卡有几个特点,第一严重超载,长时间的高杠杆、高债务使得严重超载,包括我们各位,你家庭的借贷都是车上的。

第二,坡长且陡。你不要想着转型的过程一两年立马就结束,克服滞胀的过程就是一个持久仗,需要牢牢地钉住,持续地努力,病去如抽丝。

第三,路况复杂,时不时地会冒出一个事,比如新冠,自然灾害,特朗普发一个推特,这都是路上的坑。”

“咱们的资本市场是为了中国科技的自强,绝对不可能让它服务于房地产。”

以上,是刘煜辉日前在格隆汇主办的2020全球投资嘉年华活动上,分享的最新精彩观点。

刘煜辉最新演讲:股市已进入风险偏好向上通道中,现在是国运时代

刘煜辉结合中美当下的背景,详细剖析了中国宏观经济、货币政策、房地产、中国资本市场的定位、中国经济的转型等问题。

站在投资角度,未来资本市场上有哪几个方向值得把握,他也给出了明确的答案。

聪明投资者整理了演讲全文,分享给大家。

今天的形势是建国以来的国运时代

今天跟大家讲的主要是我亲身经历的体验,不是一个正规的报告,今天这个形势可以看到,一句话,国运。

但是这个国运不是老天赐给我们,是我们干出来的,过去两年含章可贞,厚德载物,我们一步一步的干到了今天。

曾经一段时间,大家自己想想,比较难受的2018年,一段时间我们也很被动,但是我们咬牙挺住了。

在一个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之间、与对手长期博弈的历史过程中间,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,我们把自己练得越来越强。

选上的拜登是什么?我们也不知道他未来对中国会有何种手段,可能更加高明,面对的群体更加凶险。

昨天RECP签了,15个国家,东盟、中日韩澳新,我们,号称全球最大的自由贸易体,我们高层高兴地说这是全球化的胜利,多边主义的胜利,自由主义的胜利。

这种感叹流出的一个概念,经过了4年的逆全球化变好的一个潮流。虽然目前来看,这个协议更大层面还是一个政治方向,对经济的落地可能还有很长的距离。

而且它的实际意义上可能也没有中美之间、中欧之间、中国和西方之间未来要达成的贸易协议经济意义大。

但也是一个伟大的胜利。在日益猛烈的逆全球化浪潮中间,我们中国率先引领达成这些东西,确实是一个伟大的政治胜利。

另一方面,新冠引起全球失业,新闻联播说全球累计的患病率已经超过了5000万,美国当日的患病量每天突破了18万,中国变成全球唯一的进口国,我们在这边偶尔戴戴口罩,正常的生活学习工作没有任何影响,中国经济是全球唯一正增长的。

什么概念?

今年中国增长2%,美国掉4%,人民币汇率升7%,一来一去,到年底才算账。

中国今天和美国的体量也不一样,差不多快有75%了,非常惊人,我记得5年前我们在做研究的时候,中国才有美国的40%。

也就四五年时间过去了,到今天就这么一个历史时刻,百分之七十几的体量,而且我们的十四五规划为我们描述了下一个15年的前景在哪里,我们在2035年要成为中等发达国家的水平。

什么概念呢?整体虽然是中等发达国家,人均是2.4万美金啊,中国14亿人,15亿人口,什么概念?那时候,到那一天,美国就是咱们的75%。

建国以来的国运时代,这国运不是老天赐给我们的,是我们含章可贞,厚德载物,我们踏踏实实一步一步干的。

现在中国经济体量是美国的75%

十五年后美国是咱们的75%

走到今天确实不容易,作为一个过去两年很多事情的亲历者,我今天跟大家汇报一下整个逻辑和过程,叫老成谋国的顶层设计。

今天我们看到的所有一切都写在一个繁荣向上的资本市场的运行上,事实上这个点是什么?就是股票的分母啊。

分母是什么东西?风险偏好啊,来自于中国人美国人经过这两年以后看到的信息量。

我们整出一套老成谋国的顶层设计,一套国家治理,带领中国克服眼前的困难、经济的滞胀、百年未有之变局、跟美国人之间的长期博弈,我们中华民族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、崛起的机会,就靠这一套东西。

中央文件描绘的百年未有之变局,我跟大家多说一句,这话绝对不是个文学描述。

对标的是什么?

你往前数100年,上世纪1913到1919,这世界当中最重要的一个事情是全球治权转移。日不落帝国经过一战以后,全球的治权权杖交到了美帝国手中,巴黎协定是历史意义的一刻,美国统治全球,主导全球。

最近这半个世纪全球最伟大的一个事件是什么?是中国人民的伟大崛起。

中国经过40年伟大改革开放,我们实现了经济的伟大崛起,今年结束以后,中国的体量是美国的75%,15年以后美国是我们的75%,这是一个历史的时刻。

我们的五张表

没有一张是很轻松的

6月份我在成都,开我们天风的策略会,那时候新冠疫情刚刚在中国得到控制,当地政府对人员聚集的会议还很担心,我们好不容易申请开一个三个人的会议,会上有一个报告,这个报告题目叫《天下有风》。

天下有风实际上就讲这个局,天下有风,上乾下巽,五阳一阴,虽然看到阳气很多,但阳气的出位看似阳生,实则是阴,所以就需要我们的决策,底层设计一定要充分,全面考虑问题,趋利避害,一定要非常谨慎地决策。

因为主家客家,大家看得很清楚。

主家,目前来讲我们处在弱势,毋庸置疑,客家气势汹汹,想扼杀中国崛起的道路,这是眼睁睁的。

大家也看到所谓的追杀、脱钩,从中兴通讯到华为,到今天的中芯国际。美国要许可证,用美国技术、美国设备,给中国想供货就需要许可证。

确实如此,我们短期内确实有很多短板的地方。经过40年快速的奔跑,工业化、城镇化已经达到很高的一个水平。过去可以说是资本累积型的生产模式所带来的产出效率,你按照我们做研究的计算,这当中的问题,五个单位投放下去,现在才能弄出一个单位的GDP。

如果这条路不改,经济被砖头绑架,被房地产、土地财政死死绑架。

所以人家也是看准了你现在正在难受的时候,我们的几张表,国民经济嘛,资产负债表,各部门的表,事实上,这十年,高杠杆高债务,现在没有一张表是很轻松的。

原来我们可以依赖老百姓的家庭增长,现在老百姓家庭这张表,被房地产裹得要命。

人家看到我们这样的雪球滚不下去了,没有接盘侠了,所以2018年对我们下手,所以一时间很难受。

所以今天这个局,对于中国来讲,一定要实事求是,趋利避害。怎么样探出一条路,把中国顺利送入2035年,15年后,送进世界的顶峰,这就是中国共产党最伟大的使命。

新冠是中国经济最好的一次体检和显影器

钞票发毛是经济下行叠加的难以克服的多元问题

第二个,经济滞胀。

我经常讲一个词,这一次新冠是中国经济最好的一次体检和显影剂。

我们理论界、政策界这些同志、这些老先生们,你就不要争论了,看看中国经济,有什么好判断的呢?

中国代表工业的东西是螺纹,取了个外号叫“螺纹金”,比黄金还要坚挺。从工业周期品到民生消费,再到社会服务,所有的东西价格都是一样的。

这是一种经济下行叠加的难以克服的多元问题。简单讲,钞票的发毛。

你自己不到超市里面买东西,天天996,钱有什么用?钞票的发毛,就是经济发毛。

中国最需要的是战略转型的时间和空间

另外产业方面,美国人给我们做压力测试,从中兴通信开始、到华为,逼迫中国芯,层层紧逼,我们好像被陷入了一个无限向上追溯的绝境。

思考一下,回头一看,我们去代工,发现一看我们缺设备、缺材料,什么都缺,所以这次十九届五中全会,它的核心是十四五规划,核心就是一个科技的伟大规划。

中央要求一切工作的核心是科技的自强自立,这句话多重要啊,要砸倒那些卡我们脖子、命根子,威胁我们产业统一性的方向。

中央为此开了多少会?讲的这个问题,要解决这个难题,这就是产业的无根之痛。

大家都很清楚,这样的局,对中国最需要的是什么?战略转型的时间和空间。

所以我们要转型,转型就要策略。策略是什么?理性的选择、现实的选择,领导早就想到我们前面了。

落到两国货币价值

中央有领导曾与蓬佩奥密谈7个小时,谈什么东西啊,新闻公告里面什么都没有。

我们看到台面上的双方互秀肌肉,战狼式的表演,甚至双方一度最紧张的时候,一边关了一个大使馆。

但真正到底发生了什么呢?

(看到的就是)就是人民币的升值。

因为我们要战略转型,需要时间和空间,就这么简单,其他都不重要,都不是重点,真正抓住了就是这么一个事情。

国家最清楚两个国家最核心利益的交换,不是那些买多少大豆,买多少农产品,多少天然气,最核心的地方,最终都要落到两国货币价值。

名义汇率和真实汇率之间不一致

美国为什么卡我们脖子,技术封锁,他也不傻,他跟中国半导体一年的交易额3000多亿美金,他真正要限制中国发展的,是所谓的先进智能的产品,先进智能产品在整个3000多亿美元中间所占的比例极小。

他去卡你脖子,他不做生意了,杀你一千自损八百,他40%的收入都来自中国。

他为什么要抢?抢就是要割舍,要对价,对价的方式是什么?就是这一块,升值了,我就不再讲了。

今天这个事实,我只要跟大家汇报升值所带来的背后经济意义上的影响,他一定有经济意义的。

我们付了这个对价,给我们带来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?我把它称为巴拉萨·萨缪尔森模型,我讲的是经济学里面的一个模型。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46123123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